關於部落格
- 預定、徵人請看網誌。
  • 1397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小說】月光花‥第二夜 《闇夜王者》

前些日子因滿月而不見蹤影的星辰出現了。他們圍繞在月的周圍,默默地陪伴、並保護他們虛弱的王。 

然而,眾星卻始終觸不及那孤獨的月。儘管他們有多麼想予其一個溫暖的擁抱。
 

在點點的孤單夜空下,艾爾羅必斯堡肅穆的身姿靜立於某座海島的最高處。
 

與天上的月相映襯,他們都是孤僻的王者,神聖卻不可侵犯的存在。

位於城堡深處一間偌大的寢室裡,墨藍色的軟床上躺著兩抹身影,一大一小。他們互擁而眠,分別是一名相貌奇特的白髮小女孩,以及一名留有黑色長髮的俊秀男子。

女孩的雙眼輕閉,精緻的小臉蛋上盡是恬靜。眼瞼末端,一雙如天使羽翼般雪白的睫毛輕綴在女孩生而白皙的面頰上,她看起來就如一只精美的玻璃娃娃,美麗卻脆弱。

此時的吸血鬼已轉醒,他靜靜凝視著女孩的面,嘴角一抹牽制不住的微笑輕揚而起。他把女孩甜美的睡容倒映在深邃的黑曈中,使其被眸裡無止盡的溫柔所包覆。

不知有多少次,哀傷的往事總會不停向他襲來,但他都一一抵禦了。

有些事情還是成為過往雲煙就好,不深究、也不必刻意將之遺忘。

將自己埋入女孩柔軟的長髮裡,吸血鬼輕輕在她的頂上落下一吻。

這份情早已根深蒂固,從最初最初的那一刻起便是如此。縱使時間再過個上百年、上千年、上萬年,那份自遠古便存在的情感永不磨滅。

他深知自己為愛而狂,卻又停不下。

註定,就為她而生,為她而亡吧!

「主上,地牢出事了。」一抹年輕男性的嗓音在吸血鬼耳邊輕響,卻不見任何人出現於房內,發聲者明顯是以心念傳音。

 「先代我警告那頭畜牲。」吸血鬼同樣以心念給予答覆,簡短的字句間仍透著令人膽寒的冰冷。

 「是。」對方機械性地回應。

 輕嘆口氣,吸血鬼在女孩的額上落下最後一吻。起身,將身子輕輕一旋,他連床也沒震一下便下了舖。

 果然還是得下地牢一趟。

 取出衣袋內隨身攜帶的黑絲緞,他熟練地將披散身後的長髮束起,既不鬆也不緊,剛好能使其垂掛於背後。

 穿上大衣,吸血鬼在戴上手套前俯身對女孩耳語:「祝好眠,我的睡美人。」

 語落,他的左手觸上女孩的右頰,妖惑的紫光自手掌和臉頰之間溢出。

 吸血鬼看著女孩越睡越沉的面容,心情很是雜亂。

 他究竟是以何種心態替他的寶物上鎖的?

是珍惜、憐愛,還是恐懼?

一波心念打斷了他的思緒。

 「主上,恕屬下無能,幻獸今日特別暴躁,屬下惶恐幻獸失控,破籠而出。」年輕男子的語調依舊平靜,但字面上的敘述已足夠表明其處境有多危急。

 「無用。」

 抬眼看向窗外的月,床頭旁的小燈閃著昏黃的光,吸血鬼的面容在燈光的照耀下變得陰暗許多。

 柔和的微笑不再,取而代之的是陰狠卻不失吸引力的邪魅笑容。那雙望著女孩時的溫和眼眸也不知自何時開始變得冷冽無情,裡頭再也映不出任何事物,彷彿窺望者的魂魄都必被其中的無望奪去。

 吸血鬼公爵──「Mystery the Bloody Duke」。

 離開寢室,他化作一縷黑煙,朝地牢奔去。

 

是時候做些了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