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預定、徵人請看網誌。
  • 139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月光花‥第四夜 《溫室女皇》

帶了點驚訝,他瞪大眼望著這名全身浴血的男子。
 
『來吧,森。跟我走。』對方伸出手,那是唯一沒有沾染血汙的部位,而他也楞楞地把手交了出去。『從今以後,你便不再屬於神,而是我的所有物。』
 
踏過血染的天宮,踩著天使散落一地的羽片而過。儘管四周景象駭人,但第一次被賦予名字的他,還是笑了。
 
在屠殺了天上眾生與宮中神衹之後,還能毫髮無傷的離開神界的男人究竟擁有多強大的力量?
現在回想起來,森總覺得那是一場夢。
 
不過,真相對現在的他來說也不再重要了。
裂開的傷口已經治療完畢,不過勉強和天撰坐騎這樣高等的神獸戰鬥,果然還是有後遺症。
腦袋就像是被灌入水泥般,他只覺得昏昏欲睡。
 
陽光,好刺眼…
 
「聖潔的光之女啊,我懇求妳…」如夢囈般的祈禱,隨著意識的流逝逐漸模糊。「請妳…拯救那對翅膀……」
 
那人純淨的白羽已被瘋狂染紅了數次。每一回他看著,胸口就會莫名地一陣心痛。
 
至高無上的神啊,祢是否願意前來救贖?
即使,我們曾背棄祢…
 
 
 
× × ×
 
女孩像隻小貓般緊依在吸血鬼懷裡,細瘦的手臂緊環著他的頸。
這樣親暱的舉動也不全是出於自願。吸血鬼移動的速度實在太快,女孩深怕一鬆手就會跌落地面,即使那雙臂膀是如此有力強健。
 
「吸血鬼先生不怕光嗎?」女孩望著那張俊臉。
 
「我是特例,短時間的太陽照射傷不了我。」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笑。
 
他們出了城堡,便往往東方去。在那片蓊鬱的林木之中,似乎有棟透明建築立在那兒。
 
「今天來這兒果然再適合也不過。」吸血鬼駐足於一扇雕琢精美的玻璃門前,而懷中的女孩早就看傻了眼。
 
即使身在陽光之下,眼前這棟美麗的建築卻像是有生命般,散發出有別於太陽的柔和氣息。
 
吸血鬼伸手探了探,似乎有道透明的牆隔阻其間。他以掌心輕推那道肉眼見不到的牆,而上頭的防護咒語立刻發出劇烈的白光。他眉頭一蹙,那咒文似乎是傷著了他。
 
「吸血鬼先生,你的手…」
「不要緊,只是因為太久沒觸碰結界產生的排斥反應。」
 
漸漸,刺目的強光轉弱,他們順利穿過防護牆。
眼前景致倏地一變,結界內的時間顯然和外頭不相同,是個明月高懸的夜晚,就連空間也成了遼闊的平原。
奇異的藍玫瑰點綴於白石小徑旁,彼端便是那棟特別的玻璃屋。
 
「這塊區域是夜都,一古老種族的棲息地。」
 
溫室的玻璃門便自動向左右敞開,在他倆進入溫室之後,女孩再也忍不住驚嘆。
 
眼前是一排排井然有序的白花,每一朵都散發著女孩不曾聞過的香氣,就連花兒的樣子也是頭一回見到。柔和的光芒包覆著花朵,看來溫室的光源便是這片花群。
 
「好美…」女孩被吸血鬼放下,她輕捧其中一朵,闔眼任由那舒適的香味充斥鼻腔。「這花叫什麼?」
 
「愛格蕾雅,僅產於本島的花種,意思是帶來光明的天使。」吸血鬼微笑。
 
「咦?但是聽起來倒比較像是人名耶?」女孩回頭,捏著花莖的手指仍捨不得放。
 
「沒錯,這花名是為了紀念某位故友而取的。」那雙深邃的黑眸裡所映著的,是另一抹清麗脫俗的身影。
 
女孩注視著吸血鬼的雙眼,裡頭深沉的情感與回憶如流沙、如漩渦,令她的魂深陷其中。
打從頭一次與他目相接的那一剎那,她便覺得那雙眼裡的神秘,是世上最勾人心魄的東西。
 
從未見過如此美麗的眼睛…
 
輕微的觸碰似風一般拂過她的頸項,最後停在她肩上,女孩疑惑地低下頭,一隻色彩斑斕的蝴蝶正緩緩拍打著雙翅。
 
說是蝴蝶,又好像不是。女孩定睛一看,赫然發現彩蝶的身軀竟不是平常所見到的昆蟲姿態。
那炫麗奪目的雙翅所連接的,是一片白皙透亮的肌膚,而順著被背脊向上延伸的頸脖上,則是張俏麗精緻的臉蛋。
 
「吸血鬼先生,這、這是?」女孩訝異地眨眨眼,她抬頭望向吸血鬼,而對方只是溫和地對她笑了笑。
 
「與花兒同生共存的古妖精,歷史悠久。而停在妳肩上的那一位則是他們的女皇。」彩蝶應聲扇了扇翅膀,雙手則豪氣的插在腰上。
女皇以一雙炫目的眼直視著她,但在那似孩子般淘氣的神態中,皇族高雅的氣質卻沒因此磨滅,從女孩眼裡看來,那是一種很微妙的表情。
 
『朕沒見過妳,妳是艾爾羅必斯堡堡主的客人?』小巧紅艷的唇沒有動靜,但極具威嚴的清亮嗓音卻著實傳入女孩耳裡。
 
「嗯…應該算是吧…」女孩說話時刻意放輕音量,就怕一個不小心,就把肩頭上這名地位高貴的女皇給吹跑了。
彩蝶腳尖輕蹬,身子輕盈飄起,她旋在空中仔細打量著女孩。
 
『咦,真是怪了,能入此溫室之人身分向來特殊,怎麼妳一個平凡丫頭就進得來?甚至還受堡主之邀?』女皇眉頭輕蹙,也顧不得女孩臉上疑惑的表情,偏頭向一旁的吸血鬼問道。『堡主,這是怎麼回事?』
 
「是這樣的,陛下。」吸血鬼優雅地一欠身,繼而以女孩聽不懂的語言說道。「不知道您是否記得前些日子,曾向您提及的轉身之軀?」
 
『…就是這女孩?』女皇驚訝地拍動雙翅,出口的話當然也改為女孩停不懂的方言。
 
吸血鬼頷首。
 
『那麼,朕倒想問問你。』女皇眼裡閃過一股赤色的靈氣。『若朕說,那女孩的靈魂依舊不完整,你還是堅持留住她?』
 
「依舊…不完整?」吸血鬼似乎想再問下去,不過一隻輕扯著衣襬的小手卻打斷了他。
 
女孩聽不懂他們的對話,也不敢出聲打斷,最後只好以沉默作為抗議。
畢竟沒人喜歡被蒙在鼓裡的滋味。
 
「你們在說什麼?」她眨眨眼。
 
「只是在和老友敘敘舊,很快的。」吸血鬼彎下腰,就像是安撫年幼的妹妹般柔聲細語。「還是妳覺得無聊?我可以帶妳到處走走。」
 
女孩看了看浮懸於空中的女皇,又看了看眼前這名把自己看得極為重要的男子。
 
「不用了,吸血鬼先生和女皇陛下一定有很多事想聊。」她微笑。「我碰巧也想研究研究這溫室裡的花。」
 
聞言,女皇也沒多說什麼。只是揚手喚來她的子民,將女孩帶到溫室另一端。
 
『朕已經有好長一陣子不曾說過大陸通言了。』女皇目送著女孩的背影離開,臉上的表情很是懷念。『這不禁讓人憶起,第一次以大陸通言與朕交談的那個白髮孩子,還有好多、好多』
 
說著說著,女皇的音量轉小,陷入回憶的漩渦裡。吸血鬼也沒有打斷她,只是站在一旁看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