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預定、徵人請看網誌。
  • 139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小說】月光花‥第五夜 《女皇之憶》

× × ×

 『陛下,打擾了。』

 近百年來,我們都缺少可以信任的談天對象。因此每回堡主從外面世界回來後,就一定會來溫室這兒聊聊天,有時還會帶個禮物什麼的,不過…

 『噢,你來啦。朕碰巧今天閒著沒事做,才在想要怎麼打發時間…咦?』

 我還真想不到他竟會帶個人回來。

 

  

那孩子擁有一頭醒目的金髮,說是堡主費盡心力找到的戀人,先前曾聽他提過,所以大致上了解他們之間的故事。

 『是在哪找到的?』

 

 

 

『大陸西南方,娼妓窟。』

 表面依舊光鮮亮麗,但纏繞在他身上的血腥味還是沒有逃過我的鼻子。看來,他在救人途中也殺了不少人。

 『朕看見那孩子背後的斷翅…那孩子是給天帝打下來的?』

  『翅膀是天帝斬的,但心是她放任墮落的。』

  『墮天使啊…』

 那純金打造般的髮絲以黑綢緞束在少女肩上,除了面無表情外,這孩子就像雕像那樣美。只可惜靈魂不完整。

 羽翼,是天使的另一半靈魂。若被斬去,那麼受刑的天使便會成為一具沒用的軀殼。

 因此墮天使分為兩種。

 一種,是心靈上背棄神的墮天使,他們的羽翼通常都是黑的,除了性格有所更變外,行動與思考能力仍沒有差異。

 另一種則像這孩子一樣,是被處以斬翅刑的天使。他們在受刑後會被放逐到人間界,沒有意識、也沒有思考能力,不論在哪都形同廢物。

 過了幾天,堡主又帶著那漂亮的孩子來了。

 『陛下,近幾日我有事外出,可否請您讓愛格蕾雅留在這兒一段時間?』

  永夜溫室的確是個養傷的好地方。

 『可以是可以,不過,為什麼?』

 『…』

 堡主沒有回答,只是低聲說了句謝謝,便起身朝屋外走去。而那孩子依舊坐在搖椅上,始終沒有反應。

 我望著堡主那漆黑如夜的背影,又看了看椅上的少女。

 突然有種莫名的不安。

 

 × × ×

 月,是溫室裡唯一的光源,就像「外面」的太陽一樣,會升起也會落下。

 堡主回來了,身後跟了另一個孩子,細柔的短髮雪亮如銀。

 但那令人厭惡的,血的氣味並沒有讓我把太多注意力放在少年身上。

 血腥味比上次還要重上十幾倍,很臭。

 『你怎麼沒有淨身就進來了?血和戰場的殺氣會傷害我的子民!』我不悅地皺起眉頭,要族人們暫時迴避到花叢之下。。

 『陛下,請原諒我的失禮。』他滿懷歉意地深深一鞠躬。『但再晚就來不及了,請您告訴我她在那兒!』

 我從未見過堡主如此慌忙過,他給人的印象一向是從容優雅的。

 愣愣地抬手,他二話不說便依著我所指的方向快步走去,匆忙間瞥見他手裡似乎還握著一顆發光的珠子。

 後來,我才知道堡主去了神間界一趟。

 為了搶奪戀人的另一半靈魂,一向不好戰的他甚至破例殺了不少前來阻擋的神官神民。從一開始就被他帶進來的濃重血腥味判斷,上頭那塊樂土死傷似乎挺慘重。

 的確,堡主是名深不可測的人。但我根本沒想過,他竟然神通廣大到敢單槍匹馬上神界去和天帝搶東西,還能不帶一點傷的回到地面。

 擁有這樣不合理的強大力量,這男人的身分絕不只是區區一名人間界的「堡主」。

 而之後,也不曉得是什麼原因,天帝沒有派兵前來討伐,而神間界的神官們也沒人敢提出意見。

 他們肯定是在害怕什麼。 
 

不過在那天之後,原本只能躺在搖椅上、面無表情的洋娃娃活了過來。

 只是,痛苦和淚水取代了那張木然的臉。

 『尚恩,你為什麼要救我回來?你為什麼就是不能放我走!』有好幾次,我都會聽見溫室外,少女不諒解的哭泣,以及堡主的柔聲安撫。

 …難道,那孩子不希望獲得救贖嗎?

 隨著時間流逝,少女也放棄掙扎,臉上的表情再度回到第一次見面時的平靜無波,那是更勝於以往的淡漠。她存在彷彿成了空氣,但堡主依舊痴痴守候左右,一切都是如此弔詭。

 『堡主,別怪我多嘴,但你真覺得留住那孩子,是好的嗎?自從她甦醒之後,情緒就一直很不穩定,而現在又變成這樣子…』終於,我再也忍不住心中逐日擴大的疑慮。『你把她帶回來,強留她,這真的好嗎?』

 單方面的熱情,只會造成對方的痛苦,堡主,你醒一醒啊…

 『我們都很快樂,這點不必勞煩陛下費心。』堡主看著少女漠然的臉孔,一抹微笑在嘴角漾開。『這是我們所期待的未來。』

 …真的是這樣嗎?

 雖然我曾聽堡主述說過他與她之間的過去,但那更深層的回憶他卻未向我提及。因此,我無從阻止,畢竟這也是他們之間的事,外人插手只會顯得多餘。

  偶爾,我還是會見到少女那雙無神的眸子裡,似晨露般稍縱即逝的溫暖笑意。就這方面看來,他們或許是幸福的。

 嘆了口氣,我看著他們離去,思索著少女那若有似無的笑容裡,究竟帶著什麼涵義。

  × × ×

 每回和那孩子見面,都是因為堡主有事外出。這回見他走得挺急,只打了聲招呼便離去,而那白髮孩子也和少女一同被留下。

 『愛格蕾雅小姐,一切安好?』

 『……』

 我試著找話題,但對方照慣例沒有回應,倒是一旁的少年代替她回答了。

 『是,主人待小姐很好,多謝陛下關心。』

 『你是之前堡主帶回來的孩子,叫什麼名字?』有來往的談話總比一邊熱來得好多了。

 『在下名為森。』

 『就單名一個字?』

 『是,這名是主人取的。』

 看他年紀雖小,卻對主僕之間的尊卑態度拿捏得宜,這令人不禁猜想他過去到底是什麼樣的身分。 

森的頭髮就像雪一般白,在月光的照耀下還會透著淡淡的銀色光暈,不過出色的五官並沒讓他因髮色的關係而看似衰老,反而有種乾淨的感覺。

 『你的頭髮就像雪一樣,很美。』

 『…謝謝陛下的讚賞。』爽朗的應答並沒讓我漏掉他眼裡閃過的那一絲黯淡。  

『據堡主所言,你是從神間界被帶回來的?』

 『是。』

 『那你難道都不會恨嗎?畢竟堡主殘殺你的族人是事實。』這問題純粹出於好奇,但實在沒想到對方的反應會這麼大。

 『族人?不要笑死人了!那些視我如糞土的,怎麼會承認我是屬於他們那一族?』森的情緒激動,還差點被他的大嗓門吹飛。

 強烈的殺氣散了開來,但我知道那並不是針對我。

 此時,坐在搖椅上的少女終於有了反應,她伸出潔白如玉的手輕輕拉住森的衣襬,一雙湛藍的眼眨了又眨。

 『對、對不起,女皇陛下,失態了。』森一慌,連忙克制自己的情緒。

 『不,是朕的不當,不該問這種問題。』

 唉,看來不常與外界接觸,交際方面果然還是會有問題。

 『…愛格蕾雅小姐,妳來溫室這麼多次了,對這兒有什麼看法?』

 不願說話的娃娃終於肯動了,這固然是件令人欣喜的事,抓準機會,我接著問。

  『……花…』可能是因為先前長時間沒有與人交談的關係,她話說得挺艱澀。『…花…很美……』

 『嗯,是嗎?』我微笑,順著她的視線,往身後的那片白望去。『愛格蕾雅小姐對這些花有興趣?』

 她點點頭,又問:『…他們…都不會凋謝嗎?』

 『不,不會。』回答的同時,心中也激起無限感慨。

  『…永不凋謝…嗎?』愛格蕾雅的嗓音轉小,接著惋惜似的嘆了口氣。『…這樣…好可憐……』

 然後,她便不再說話了。

『可憐…是嗎?』我失笑,不奇怪她的憐憫。

  人間界,眾生無一不企盼永恆的生命,但他們卻不曉得,當一個人的生命太過長久時,便會發現死亡原來是如此美好的事。

 擁有無盡生命的月之花啊…你是否也和我一樣,期盼死亡的到來…

 

× × × 後話 × × ×


這一篇是女皇的回憶,也就是說,時間點是在幾世紀之前。

後面劇情會慢慢出來˙ˇ˙請各位耐心等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