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預定、徵人請看網誌。
  • 139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小說】月光花‥第八夜 《吸血鬼之憶 下》

傳說,神石是因二元古神伊格納爾與古列奇洛爾大戰所誕生,因此擁有其萬分之一的力量。

 又道二元古神乃創世之主,光是擁有其萬分之一的力量,便等同凌駕於世界之上。

 故三大界不惜一切,只為爭奪神石的擁有權。

 時光飛逝,轉眼間一百年過去了,神石最後是讓神間界給奪了去,人間界因損傷過於慘重,自動宣告退出戰爭,但野心龐大的魔域界可不曾因此闔上那張貪婪的嘴。

終於,神石在這般無止盡的爭奪中,意外落入人間界,且與一名人族少年融為一體,從此便沒了生息,沒有人知道神石到了哪兒去,而這只是另一場悲劇的開端。

 

 

以往,在身間界負責照料神石並保護其安危的,即是天帝最信任的直屬部下──光之天使愛格蕾雅,她與神石在長期的相處下,有了心靈能夠相同的能力。因此她比誰都還要了解神石為了眾生的愚昧而痛苦的感受。

 愛格蕾雅再也無法忍受神石日夜哀求以及心中的憐惜,於是趁某日魔域界襲擊時,以確保神石安全為由,將其帶離神間界。

 然而這只是陰謀的其中一部份。

 確實,這豁出去的大膽決定是讓戰爭停了,但也為另一齣精心策劃的悲劇拉起序幕。

 這是神石料想不及的。

 事後,愛格蕾雅便一直伴於神石左右,化人後的神石有了人族的七情六慾,更是無可自拔地戀上了這名只願她快樂的善良天使,但對方不知何故,始終不肯給予回應。

 而那一天終於到來了,神間界的背叛者審判日。

 神石眼睜睜地看著愛格蕾雅讓審判天使帶走,剛與人族融為一體的他,尚不能使用力量,畢竟現在的軀殼是三界中最為平凡的,若使用這副身體不習慣用的法力,後果不堪設想。

 最讓神石感到訝異的,並不是愛格蕾雅豪不反抗的反常行徑,而是在她臨走前對他說的那一番話──

 

 

「尚恩,你聽我說。之所以會來到人間界,全都是因上面派下來的指令,請你原諒我……」愛格蕾雅雙手被緊縛於身後,羞愧地垂下首,一把利箭在道歉的同時狠狠射向神石的心。匡啷一聲,瓦解成無數淌著血的碎片。

 她口裡喊的是彼此為了方便稱呼所起的名,名字正好與這副身軀的主人一樣。

 被背叛了。神石的腦海裡清處浮現這四個大字,混著血與淚,悲傷和無與倫比的失望。

 但審判天使卻在此時又道出另一項實情。

 「你的任務失敗了,光。當初,上頭不是要妳在神石化人之後馬上殺了他嗎?難道妳手軟了?嗯」他繼續以嘲諷的語氣道。「想不到天帝最信任的直屬部下也是這樣感情用事,虧妳還有臉頂著裝光之天使這個榮耀,神族之恥!」

 「……」愛格蕾雅沒有答話,倒是神石釐清了事情的經過。

 「愛格蕾雅,為什麼……!」無法使用半點力量的他,就如廢人般被制伏於地動彈不得,這副累贅的軀殼實在太礙事。

 愛格蕾雅依然不答,只是靜靜地微笑著。

 眼看戀人就要給審判天使帶走,神石焦急地試圖掙脫,無奈壓在身上的束縛咒語太過強大,他半分都動不了。

 「哼,沒用的。」審判天使冷笑一聲,很是不屑。「這咒語會一直維持到另一個負責解決你的傢伙抵達後,才能夠解除。」

 「你們……你們打算把愛格蕾雅怎麼樣!」神石大吼道,即使給束縛咒壓著的他連喘口氣都很難。

 「這還用說嗎?當然是處以極刑啊,」審判天使說得理所當然,但神石聽了,臉色卻瞬間蒼白如紙。「斬翅,曾待過上面的你,應該知道吧?」

 審判天使笑著,那模樣與其說是正義的使徒,還不如說是偽善的惡魔,看來神間界又出了一個敗類。

 「去,跟你說那麼多做甚麼……」審判天使咕噥一聲,召來神撰座騎後,便帶著愛格蕾雅準備離去。「你那是甚麼眼神?若要怨,就去怨恨那創造你的人吧!」

 說罷,便揚長而去。

 神石望著蒼穹那一逐漸變小的黑點,憤恨隨著淚水一股腦地湧出,他僵硬地倒臥地上,喘著氣。

 

 不消多時,另一位天使到了。

 「哈囉,我是死亡天使德拉斯迪。而今天來此地的目的呢……」他先是扯開一抹親和的笑容,繼而有禮地向地上的人兒自我介紹,神石在他的眼裡看見一絲狡詐的光芒。「是來殺死您的,先生。」

 神石不作聲,只是恨恨地瞪著眼前這名笑容可掬的天使。

 「喲,眼神別這麼兇嘛!我還沒講完呢。」死亡天使面不改色地嘻嘻笑著。「『殺死叛逃者同夥』本來是我應該執行的任務沒錯啦……不過,這回情況可不一樣。」

 神石狐疑地打量著眼前這位笑得燦爛的天使。

 「我要跟你交換條件。」死亡天使笑道。「我可以放你離開,裝做甚麼事都不知道,但相對的,你也必須替我辦一件事情,如何?」

 「你想做甚麼?」神石蹙眉,仍不肯相信同樣是來自神間界的死亡天使。

  「哎,你也知道的,現在神間界的治理越來越腐敗,那些糟老頭把應該是片寧和樂土的神間界弄得混亂不堪,甚至越來越糟糕……這樣,你懂了吧?」

 

 

簡單地說,就是要叛變。

 「你要我幫你搞革命?哼,看你這副德性,就算把神間界肅清一遍,你也會再次把它搞得亂七八糟吧?」

 「那可說不定噢。」對於神石的譏諷,德拉斯迪不怒反笑,他身上突然迸出一道強光,待刺目的光線退去後,三對耀目的白色羽翼便出現在他身後。「十年認真修行換來的成果,而我那些聰明絕頂的上司也一個都沒發現……你應該知道這六翼代表著甚麼吧?」

 神石有些傻了,六翼在神間界可說是極為少見,而能夠擁有這樣美麗翅膀的都是……

 「天帝認可之人,六翼的象徵。這樣總夠格了吧?」德拉迪斯見神石的神色不再緊繃,於是一抬手便把束縛咒給解了。「雖然我是很想要親自去整頓整頓神間界沒錯啦……不過這樣子,六翼就會受血與殺戮的腥羶影響,所以囉……」

 「你要借刀殺人?」神石起身,拍拍身上的髒汙,哼笑一聲。「真是奸詐。」

 「請把這說是足智多謀。」德拉迪斯收起翅膀,搖搖手指糾正道。「那麼你的答案是?」

 「你所期望的那一個。」神石的回答令德拉迪斯的笑意更加深了。「不過,我還有兩項附加條件,若你不答應,那我也不會幫你忙,要殺要剮也就隨你便。」

 ……分明就是看準了我不可能下手才這麼說的嘛!還說我奸詐呢……明明自己也是同道中人。德拉迪斯在心裡暗暗嘀咕著。

 而他不會、也不能下手的原因,一來是他知道眼前這個化了人的神石體內,蘊藏著多麼強大的能力;二來是他不能殺生,否則會影六翼,必須找人代他「辦事」;至於第三點,則是他懶,既不想費那個心神去和上司及眾神官們一個個鬥,也不想白白浪費掉一個人才再去找另一個。

 再說,他的上司們雖有一半是蠢蛋,卻也有一半是不怎麼好惹的,六翼的事情還差點給某些較精明的發現。相較之下,目前最像局外人的神石比自己好辦事多了。

 

 

「沒問題,請說。」

 「第一點,讓愛格蕾雅延緩刑罰。第二點,幫我把這副身軀弄得像樣點,好說歹說我也得恢復以往的力量才能和神間界匹敵……」

 「那很遺憾,我得告訴你,不是我不願意去達成這兩項要求,而是我根本無能為力。」德拉迪斯無奈地聳聳肩。「讓你的戀人得以緩刑,憑我現在的位階根本無法干涉,在加上我在神間界的人緣是出了名的差,別人想掐死我都來不及了,還談甚麼幫?」

 所以這次任務會交給他做的原因也就在這,要殺生染血的事,那些自命清高的可惡上司自然是指派平時最看不順眼的他去做了。

 「但我能夠告訴你,你的戀人在受刑後,被丟棄到哪個地方。至於另外一項,我也同樣無計可施,雖然我是得到了六翼的能量,但是種族的天性是自然法則,並不是用法術說變就變的。」德拉迪斯莫可奈何的一攤手,隨即又把臉色一變,神秘兮兮地笑道。「可是,這問題我在想到要找你幫忙時便發現還有另一個方法可以解決了。」

 人族不能使用法力的這項弱點實在棘手,偏偏那些自以為是的天帝代理官將神石騙入了這弱如螻蟻的人族身軀裡頭。然而解決之道也不是沒有,但也得看當事人願不願意……

 「甚麼方法?」神石耐著性子問,他其實很不喜歡德拉迪斯這樣要說不說的態度,又不是聽人說書,得「期待下回分曉」,他現在心裡掛記著的,仍是被當作背叛者押回神間界的愛格蕾雅!

 得盡快恢復力量,找到她。

 「去和魔域界的打個交道,你應該知道嗜血魔這一族吧?」見神石點頭,德拉迪斯便又接著道。

 「雖然他們的族民為數不多,但如果能夠和他們訂下契約,即使是不會使用魔法的人族也能被他們同化,擁有與他們同等的壽命以及能力。前提當然是他們答應和你訂下契約啦……只是在同化前後,都有一定的危險,還有你之後的生活會變得有些不方便就是了。」



他微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